2011-07-12 中國時報 【林欣誼/專訪】

 評論家王德威曾以「九○年代台灣文學最重要的現象之一」描述舞鶴,作家葉石濤則以「天才型作家」稱呼舞鶴。舞鶴在《餘生》之後,陸續推出《鬼兒與阿妖》、《亂迷》等作品,依然以實驗性的文字觸碰性、瘋狂、暴力與歷史傷痕等題材。他說:「也許十年隱居,寫作從不發表,讓我習慣了不在意外界看法,更敢『亂寫』。」

 

 舞鶴本名陳國城,出生於台南,成長於嘉義,原就讀成大水利工程系,後轉到中文系,師大國文研究所肄業。他說:「現實中,我沒有文學老師。」但中學時讀到《齊瓦哥醫生》、七等生的《僵局》是他的重要啟蒙,至今仍認為《紅樓夢》是中文世界最好的作品,俄國作家索忍尼辛的《古拉格群島》中寬廣的格局與精湛的文學性,則深深震撼了他。

 

 但舞鶴表示,年紀越大,他越在意作品的可讀性,並把自己上一部詭奇的實驗作《亂迷》視為「不成功的出版和寫作」

 

 言談中透露著自在閒情,舞鶴對於寫作的態度也如此。他認為,好的寫作狀態應該是水到渠成,而不是奮鬥掙扎,「對於要寫的題材,應該是花了生命去瞭解,經過時間的沉澱而成熟,直到它進入內在,感覺到不得不寫。

 

 對他來說,《餘生》就是一次如此完美的狀態,近日因推出法文版而重讀《餘生》,他忍不住笑說:「怎麼這麼好讀!」但他心中最滿意的作品,則是書寫原住民魯凱部落的《思索阿邦.卡露斯》。

 

 前後居住淡水超過廿年,舞鶴曾以淡水為題,寫作充滿隱喻的《舞鶴淡水》,但他自認舊作不夠成功,未來也許有機會再寫淡水,為這個急速變化的居所留下紀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十七 的頭像
文十七

玩具男孩拾柒號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