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瘋女>拾柒號迻譯版


  兩人是青梅竹馬,同住一條街上。在鄉村裡屬於中等家庭,若以財產來講,女家較男家還好些。
  孩童時,小倆口牽手嬉戲。小學時,為功課互相切磋。進中學,女孩考上台人唸的台北三高女,男的是官立中學。原本官立中學只收容日人學生,可是,天皇仁慈,一視同仁於殖民地人,為此不得不錄取少數台人,以聊表象徵。能考上官立中學,可稱台灣少年人之佼佼者。
  隨著歲月成長,兩人悄悄懷慕少愛,踏著春野去郊遊,花叢向兩人撒嬌,小鳥兒為他們歌唱。
  他考取了台北帝大醫科,她通宵未眠,甜笑徘徊在嘴邊,嚮往馳奔在桃紅色的原野,在她至高幸福的一剎那。
  女方家長為女兒央人談婚事,以大學學費做為嫁粧。男家長回說:婚事未免過早,稍予等待吧!但這位金龜婿,已經有很多人在爭取。鄰村的地主,不但一筆學費還加添二層洋樓作為嫁粧。聽到嫁粧有洋樓,一層擬作醫院,二層當住家用,家長的算盤打得精。
雖然,他還是喜歡青梅竹馬,依依不捨。在殖民地,什麼事都箝制很嚴,只有醫師業較寬。男子者,賺錢!賺錢!才是要緊,什麼兒女私情也管不著了。這樣子被說服著,帝大的醫科生,躲起青梅竹馬來。
  文定之日,她自覺悽涼,哭了七天七夜,百思莫解,纖細的情感堤防開始潰崩,一個淚人兒走到街上,覺得一切都好陌生,過路人也變成陌生人,一下子愛笑,一下子愛哭。
  後院月光,照透她薄紗的裳,裸露著那青春;淚人兒唱「甜蜜的家庭」,跳著月光之舞,她的白馬王子,就要從雲朵畔奔馳過來與她約會了。我的夫君喲!讓我好好服侍你,為你生個可愛的胖小子,將來做狀元郎呀!
  「女兒,會著涼的,進屋來歇息吧!」娘親的呼喊聲含著淚痕;女兒不聽,我的情郎必定前來相會,她繼續在跳,多麼悅耳的歌聲吶,婉轉成了紛擾的哀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十七 的頭像
文十七

玩具男孩拾柒號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