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麗川,中國大陸女作家/詩人,拾柒號私心鍾愛的作家,詩集由鴻鴻引介進台,果然好眼力。

說這麼有智慧的美女是下半身作家,實在很失禮啊。

 

詩是自由的,但首先要人懂,要真切;看不懂的詩,沒必要談。

素樸、準確、富有節奏、有感而發
一首好詩的根本理由,是它被寫好了。是讓人微微仰視,又深深懂得,是好文字中,有大情懷,怎麼又說的認真了呢。

 

<時間>

於你是一張細密的網
於我
一把懶洋洋的傘
我以三姨太嗑瓜子的速度
避於傘下


<情人>

這時候,你過來
摸我、抱我、咬我的乳房
吃我、打我的耳光
都沒用了
這時後,我們再怎樣
都是在模仿,從前的我們
屋裡很熱,你都出汗了
我們很用勁兒。比從前更用勁兒。
除了老,誰也不能
把我們分開。這麼快
我們就成了這個樣子

 

<經過民工>

他們正在吃飯,蹲著,端著大碗
馬路一邊一排,我就要從中間經過了
手機響了,我步伐從容
我裹在超短裙裡的下半身從容
我沒有穿內衣的上半身也從容
表情專注得過分。明明沒有人看我
大白菜、土豆、兩塊肥肉


<真是笑死人>

就是那個說
堅持平民立場的男人
每說一句話之前
都要沉思片刻
說出的每句話
都讓平民感恩戴德
僅僅是話語
已足夠讓它
一步步走向偉人


<因果>

為了爆米花
玉米不得不生長
為了夏天
賣瓜的漢子
舉起了刀

書生放下了刀
成為精英
農民放下了刀
還是農民
黑手黨放下了刀
他們是政客
佛舉起了刀
他想出名

為了餓死孩子
老死姑娘


<油漆未乾>

請伸出雙手
撕下你的臉面
測量他的厚度
加強他的硬度
取消他的濕度
把握他的尺度
縮短他的長度
修整他的寬度
拒絕他的風度
然後,請放回原處
(注意輕拿輕放)
請做好表情
對準虛無
再麻煩你伸出舌頭
舔一下你的臉面是否還在
不管他在不在
他正在的地方
請雙手合十
你一定感覺得到你虔誠的勇敢的表情
就像一塊油漆未乾的牌子
誰都想在上面
按一個手印


<幸福>
玩具從地毯那端
爬到膝蓋上
他抱起孩子,親了一口
妻子從結婚照裡鑽出來
褪下婚紗,做好晚餐
幸福啊就是
樣板間裡發生的事情

第一次初戀的嘴唇
最後一次情人的高潮
無數次額外的工錢
當他好幾次站在話筒前
談論自己
幸福啊就是
能夠被別人理解的事情

幾乎就是
別人的事情
多麼不幸,他有過幸福的一生


<另一種生活>

去南方不知名的小鎮
氣候溫涼的就好
找一份幼教的職業
也可以開一家冰店
嫁一個眉清目秀
乾乾淨淨的男人
性生活和諧
在月光柔和的晚上
抹淨的桌邊
不經意談一些事情

我完全能夠
這樣去生活。
只要我不絞盡腦汁
要給這樣的生活
取一個名字


把自己精心裝扮成
一件作品
被你們誤解,被他們談論

有一次所有人都相信繁華
出門就走錯路
再也回不了家

 

<事情都是突然發生的>

湖一下子結冰了
他突然就變老
從前突然不見了
我們變成記憶的窮人
我突然不愛你了
可意識到這些
以經是多年以後
多年以後,我們盲人摸象
拼湊出一個
慢慢消逝的過程

 

<一朵花>

一朵花
不是我的拿手好戲
我擅長的,是向你描繪一個春天
我還能讓你感受到春天的遺憾

但是,一朵花呢
我對一朵花毫無辦法


<純真年代>

他們談詩論道
喝便宜酒抽劣質菸
只顧偷情
不許戀愛
沒有人積極向上

純真年代
我們的距離是
數小時的自行車程
十塊錢的出租費
半小時的電話,以及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閃亮的肥皂泡每天
像事情一樣冒出來
我們每天都壯大又新鮮
正確地浪費時間

噯,說說而已
親愛的你可別真信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十七 的頭像
文十七

玩具男孩拾柒號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