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上,一定有什麼比這個更深刻的東西。他對跟他一起裸身並躺在床上的女孩說。 你是什麼意思。她迷惑地問。先前熱情吻壞的唇痕滿布她白嫩的臉,睫毛膏糊了眼角,給了她兩隻熊貓的黑眼圈。

        譬如說,愛情。他說。

        你在說些什麼,我不懂。她打了個呵欠,隨手梳理她凌亂捲髮。每次都這樣,上完床後,男人都不用整髮,女人卻得全套重新來過,洗髮、梳理、吹整外加定型。

        你怎麼不懂,我們之間,只能算是性。我要的是愛情。男孩不耐煩地從床上起身,走到窗前,打開窗子,讓清風吹進。他的神情憂鬱,心情煩悶,眼神深處藏著不被理解的寂寞。

        我以為這是愛情。女孩覺得無聊,又張嘴打了一個深深的呵欠。

        「哪個部分讓妳覺得是愛情?我們見面,就是上床。是,妳長得很漂亮,身體也很性感,尤其妳的嘴唇像顆滋潤的紅櫻桃,用那麼好看的角度微微翹著,彷彿永遠在索討一個吻,每次都令我不由自主地瘋狂。但是,這是不夠的。」

        「我以為男人覺得性就是愛情。」「可是,我不愛妳。」男孩咬牙切齒,眼睛冒火,轉過身來死盯著床上那具美麗的胴體。上床後總是她最美的時候。全身皮膚潤澤,容光煥發,神態慵懶而迷人。

        女孩對這段談話沒興趣,微風送來一股食物的香氣,她瞇起眼睛想,那聞起來像紅豆餅。

        男孩對愛情卻仍不死心。他想知道,外面是不是還有一段更偉大的愛情在等著他。可是女孩一逕懶洋洋,撩起秀髮末梢,有一搭沒一搭地檢查髮尾分叉,對他的鬧脾氣不置可否。他看著美若天仙的女友,絕望地想,她料準我沒法跟她提分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十七 的頭像
文十七

玩具男孩拾柒號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