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柒號公告
俳句練習中,人物側寫中,粉絲團"再生設計">ただいま放送中,圖書館中,發呆。
「看起來半調子的文學,才是詩的必備條件啊」by 翁鬧
我的情郎必定前來相會,她繼續在跳,多麼悅耳的歌聲吶,婉轉成了紛擾的哀傷。

目前分類:文章賞析 (2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個世上,一定有什麼比這個更深刻的東西。他對跟他一起裸身並躺在床上的女孩說。 你是什麼意思。她迷惑地問。先前熱情吻壞的唇痕滿布她白嫩的臉,睫毛膏糊了眼角,給了她兩隻熊貓的黑眼圈。

        譬如說,愛情。他說。

        你在說些什麼,我不懂。她打了個呵欠,隨手梳理她凌亂捲髮。每次都這樣,上完床後,男人都不用整髮,女人卻得全套重新來過,洗髮、梳理、吹整外加定型。

        你怎麼不懂,我們之間,只能算是性。我要的是愛情。男孩不耐煩地從床上起身,走到窗前,打開窗子,讓清風吹進。他的神情憂鬱,心情煩悶,眼神深處藏著不被理解的寂寞。

        我以為這是愛情。女孩覺得無聊,又張嘴打了一個深深的呵欠。

        「哪個部分讓妳覺得是愛情?我們見面,就是上床。是,妳長得很漂亮,身體也很性感,尤其妳的嘴唇像顆滋潤的紅櫻桃,用那麼好看的角度微微翹著,彷彿永遠在索討一個吻,每次都令我不由自主地瘋狂。但是,這是不夠的。」

文章標籤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月下瘋女>拾柒號迻譯版


  兩人是青梅竹馬,同住一條街上。在鄉村裡屬於中等家庭,若以財產來講,女家較男家還好些。
  孩童時,小倆口牽手嬉戲。小學時,為功課互相切磋。進中學,女孩考上台人唸的台北三高女,男的是官立中學。原本官立中學只收容日人學生,可是,天皇仁慈,一視同仁於殖民地人,為此不得不錄取少數台人,以聊表象徵。能考上官立中學,可稱台灣少年人之佼佼者。
  隨著歲月成長,兩人悄悄懷慕少愛,踏著春野去郊遊,花叢向兩人撒嬌,小鳥兒為他們歌唱。
  他考取了台北帝大醫科,她通宵未眠,甜笑徘徊在嘴邊,嚮往馳奔在桃紅色的原野,在她至高幸福的一剎那。
  女方家長為女兒央人談婚事,以大學學費做為嫁粧。男家長回說:婚事未免過早,稍予等待吧!但這位金龜婿,已經有很多人在爭取。鄰村的地主,不但一筆學費還加添二層洋樓作為嫁粧。聽到嫁粧有洋樓,一層擬作醫院,二層當住家用,家長的算盤打得精。

文章標籤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辯術之城 ◎言叔夏

 

 後來他就不再有信來。

 從前的信和水電單堆在小小的信箱裡,滿滿的,好像在說:都收到了。

 最後一封信寫著:上次繞路經過,我好像是專門寫給那隻信箱的。

 其實寫在百元折價廣告背後,他自己就是郵差。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個下午,我把房門關起來鎖上,然後將全身脫個精光。

 

我從袋子裡拿出一套彷彿國旗布做成的輕飄飄衣服,那是昨天下午才從西門町拿回來的,極其溫柔的放在床上攤開,白襯衫上有好大的蝴蝶結,藍色水手領,還有一件短得不能在短的迷你短裙。

 

那是美少女戰士的衣服。

 

美少女戰士對幼時的我來說,早已不只一種流行而是一種嚮往,女同學無不在出門前要求母親幫自己綁兩個包包頭在頭上,即使在年幼的我們頭上活像長了兩顆腫瘤一樣,我們還是很瘋迷,綁包包頭的女生可以在學校裡神氣 一整天,而沒有綁的人紛紛在額頭或手臂上用彩色筆畫上一彎新月,好像有了月亮在手上就真變成了月野兔,隨手一揮就可以現出亮晶晶的頭帶,可以好好行俠仗義一番。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陳潔曜

 

吃飯。

 

一家人吃飯。

 

媽媽張羅著飯菜。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水泥垛自地上隆起,將浴室分隔成二,一端我父就地蹲著在水龍頭底下沖水,一頭我坐在小板凳上,赤身晃足等父親幫我洗頭。

  洗澡是大件事,毛巾肥皂,水瓢鍋盆,總是要事前張囉,一一檢點閱兵後,懷裡捧著肩扛著,由我父帶領往浴室行軍前進。浴室裡共有兩個水龍頭,一管熱一管冷,在水龍頭下放著小水盆,賺斷利,先開冷水後加熱,聽管線嗚嗚發出濁聲,水打在塑膠盆上咚咚如鼓聲,久了水漸滿則聲漸沉,紅色塑膠盆裡蓄著水清亮清亮,可以看見盆底一尾小龍微微搖擺著鬚角,一旁刻字寫著某某公司敬贈早模糊不清,連那小龍也隨著時間或流水侵蝕逐漸褪色剝落,我身子愈洗愈大它便愈漸萎縮。大霧蒸起,最後連我父的身影都消失了,白水雲山,再也不見。

  我父幫我洗頭,我頭壓低就著水龍頭高度,他則彎身更順著我的身形,但從不直接在水龍頭下沖,據他說是光沖冷水怕頭痛,洗太熱又不免擔憂燙傷了薄嫩的頭皮髮如剝絲。

  是故我父總細膩地調整水溫,掌心貼水確認溫度剛好,才打上洗髮粉,搓出泡沫後在我厚重的髮上撥攏著,或貼著頭皮順同一個方向以指爬梳,或著向上抓起高高全不顧地心引力。我好舒服像頭打懶的貓閉上眼。感覺我父的手勁揣扭捏貼,聽水沿著髮絲洛下,為睜開眼只見水沁入地板碎磁磚縫中,久了竟覺自己也要隨水化去,而我父則指纏黑髮挽留我,幫我塑型。

  更大一些,我父不幫我洗頭了要我學著自己獨立,我和他各自坐定浴室一頭,據地為王,開始自己洗法,不時斜眼偷昵著我父只想趕快完事好離去。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南北緯大約30度處,由赤道低壓帶上來的氣流,向兩極擴散,逐漸散失熱量。空氣冷卻收縮,密度增加,於是下沉,形成副熱帶高壓;此帶風向不定,風力微弱,又稱副熱帶無風帶或馬緯度無風帶。之所以稱為「馬緯度」,是因為西班牙帆船裝載馬匹至新大陸,到了這裡,風力突然減弱,前進困難,由於飼料欠缺而只好把馬匹拋入海中。──《地理》


  一切就被懸宕在那裡了。包括四月。四月裡任何一座阻滯不前的樓梯,像壞掉的手風琴音箱,所有的聲音都被關在疲倦的凹褶裡。斜坡道的燈也一盞一盞地懸宕起來,樓房的燈,路旁的燈,提琴店招牌裡的燈,燈亮了以後有一把琴就那樣安靜地被關進櫥窗的玻璃,像所有季節裡的任何一種受困,連抵抗也沒,連細微的弦音也沒,連歌也沒。學琴的孩子背著黑色的琴袋沿著坡道走下去,再走下去,一點一點地降落到最底。

  最底,整個城市的所在地,北緯25°。

  但那裡不是我的最底,我的最底也不在所有地圖向南向北的平移,我的最底在我租賃的小公寓,我的地下室房間,整排,低潮公寓。

  那是研究所剛開始的時候,巨大的城市和前進的必要,地面有太多毛躁的喧囂充滿修剪的需要,比方早晨九點鐘郵局窗口沮喪的排隊。比方長長的中午的食街老是堵塞過多的動物,吃的與被吃的全都撞在一堆。比方老老的研究室裡蜜蜂與透明玻璃般的反覆討論,竄飛的文字怎麼鼓翅就怎麼撞上透明的牆,所有人都在跟你伸手要一個理解。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格桑梅朵◎柴春芽

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聯合文學》第315期 專欄:來自地平線那端的明信片

 

蘑菇/奧爾嘉.朵卡萩(Olga Tokarczuk)

 

  你們知不知道地球上最大的生物、最大的有機體是什麼?比大象、鯨魚或最大的大樹還大?

 

  不知道嗎?

文章標籤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日據1930年代,台灣小說就已與世界文學的實驗趨勢接軌,但接下來50年遲到的現代/後現代主義,讓台灣小說淪為寫字者練習西化中文風格的場域。在後設之前,我們應該看看前輩們如何寫,更何況,這已是八十年前的作品;也許是台灣後設小說的始祖。當初<趙夫人的戲畫>這篇小說,是作者刻意以所謂的通俗小說筆法,在報章上連載的作品,卻是一篇實驗性質極高的後設小說;作者甚至透過小說人物之口,表達出對於"文學純不純"這種無謂爭議的戲謔與無奈,創作理念值得省思。

(以葉笛版本為主,對照國家圖書館的各版龍瑛宗全集,迻譯改之,權做練習,向大師致敬。)

 

趙夫人的戲畫  龍瑛宗

 

趙俊馬之圖

  「我昨天突然遇見那個叫龍瑛宗的小說家吶,哎喲,真難得,怎麼樣?仍舊在寫小說嗎?我這麼一問。他呢,獨自笑著,不行吶,完全寫不出來,說完就一直搖頭。」

文章標籤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若是告訴你,早在日據時代(1937),台灣就已經有小說家把現代主義文學的意識流手法玩得淋漓盡致,你會不會吃一驚呢?

    至少拾柒號是很吃驚,恭敬地去國家圖書館調閱這位八十年前就搞前衛的先驅來讀。

    各種風格都有可觀之處,<音樂鐘>的清新純愛想望、<天亮前的愛情故事>頹廢耽溺自剖,<殘雪>愛情與國族的譬喻;寫實的幾篇著實讓人哀傷,取名羅漢腳的少年,他眼中的員林究竟如何呢?

    翁鬧是彰化社頭人,留學日本後發生的異國姊弟戀倍受指責,分手後沒多久就過世了,年方三十四,幻影之人消逝在異鄉異國戀對漂浪的翁鬧一定是幸福的吧?即使許多當時身邊友人不看好,盡是不切實際的批評,說他的行為是幻影(其實干他們屁事?),因為殖民地的男人怎麼可能跟宗主國的女人有好結果呢?這些傢伙實在連文友都稱不上。即使愛情光芒只有短暫的綻放,拾柒號相信,幻影之人的愛情意識流,絕不是幻影,必然是閃耀的。

    現今翁鬧研究文獻日益增多,讀到一些翁鬧與文友間談詩論藝的觀點,十分有趣,有機會拾柒號會再補上。當然,拾柒號印象最深刻的一句,就是Blog公告欄上寫的:「看起來半調子的文學,才是詩的必備條件啊。」

 

 

文章標籤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昨日之歌【2010年書與人專輯年度散文總評】

2010年台灣散文回顧 編輯部 ◎張瑞芬


寫這篇文章的十一月中旬,五都選舉巷戰方酣,我剛看完陳少聰新書《永遠的外鄉人》,案首則是稍早讀完的舒國治水城臺北》、馬世芳《昨日書》、亮軒《壞孩子》、吳億偉《努力工作──我的家族勞動紀事》。這麼多書同時配上黑白照片,訴說起往日情懷,並記起自己的父親母親,在秋冬之際,特別令人感受到一種暖老溫貧的安生意味。如果再加上稍早的蘇偉貞《租書店的女兒》、周志文《記憶之塔》、古蒙仁《虎尾溪的浮光》、王文娟《微憂》或鄭鴻生《母親的六十年洋裁歲月》、李志銘《裝幀時代》,這2010年的台灣散文,竟好像要被昨日之歌的裊裊旋律淹沒了似的。正如鮑伯.狄倫(Bob Dylan)1964年"My Back Pages"的歌詞:「我彼時是那樣蒼老,如今卻更年輕了」。這世界有什麼是不能移易的嗎?好與壞,是與非,黑與白,信念與謊言,這樣無礙的並存著。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0年書與人專輯 年度小說總評】范銘如 

延續過去幾年的趨勢,2010年台灣小說依然是長篇掛帥;驚喜的是七年級創作世代已經集體堂皇登場。從三年級至七年級生都交出漂亮的成績單,邁向台灣小說界五代同堂的歷史里程。三年級世代、今年正好寫作小說五十年的施叔青領軍推出「台灣三部曲」壓軸之《三世人》,四年級的朱天心調整寫作風格的小品《初夏荷花時期的愛情》,五年級的鍾文音交出挑戰「台灣百年物語」之中卷《短歌行》,六年級寫手中備受期待的童偉格與伊格言各有長篇力作《西北雨》和《噬夢人》問世。六、七年級的一批新寫手則以短篇小說初試啼聲,風格迥異、寫作企圖旺盛。江山代有才人出,說故事的傳統綿延不絕,文學已死的流言不攻自破。


帶著完成香港三部曲的盛名(之累),施叔青宣布構寫台灣大河小說時引來藝文界翹首企盼,每一部出版時皆有應援團奔相走告。為了不重複作者以單一家族興衰投影香港百年史的敘述模式,台灣三部曲的人事背景設置各自不相關,首部由清領時的鹿城揭幕、中卷設於日治時期的花蓮、終卷則發生在日治以迄二二八的鹿城與台北。如此的設計優點是作家創作的自由度較大,照顧到的時空廣泛、人物角色階層多元、涵蓋更多面向的史觀;疑慮則是採樣零碎以及時代代表性充足與否的問題。一反前作慣以單一敘述者的寫法(第一部《行過洛津》以大陸來台的伶人、第二部《風前塵埃》是日本移民),《三世人》由一個家族的三個世代男性以及諸多典型人物輪番上陣做全景式描寫,而唯一第一人稱敘述者竟是樟樹。以樟樹自況台灣處境,凸顯山川動植物、自然土地才是台灣的主角,人僅是來來去去、短暫的韶華過客。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96年教育部文藝創作徵文 短篇小說 教師組特優

 

香蕉.蜘蛛.猴 【張經宏】

 

祖父年輕時,老家一整片田地種滿香蕉,站在屋簷下望去,兩甲多的田幾個高低起伏,一株株香蕉像軍人般直挺挺站著。再過去,有幾顆山頭,相思、構樹、苦楝等雜木遍生,間雜幾棵樟樹,父親能叫得出這些樹的名字,是他長大以後的事。

 

父親說,當年他父親就是從山的那邊,帶著祖母來這地方落腳,生下三個女兒,還有他。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賣貓記【壹通人間副刊2008.10.5

 

這隻像狸的貓美麗極了,臉上隱約可見撲灑的亮粉色澤與油濕的睫毛,頭小而尾巴蓬成好看的穗形。男人帶牠上街,馬上有人圍過來:「好漂亮!多少錢?」

 

 警察一走,幾個男女從人潮中站出來,把汽車行李箱的布包拖出,重新鋪在騎樓下,手鐲、項鍊、掛飾、短裙一件一件擺好,很快吸引不少人駐足挑揀。

 

 「好漂亮呢。」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聯合報副刊短篇小說比賽第二名

2005/12/02 聯合報 早餐【張經宏】

 

賣飯糰的,是一個中年婦人。我走上前去,買了一個。

早自修結束,趕緊咬了一口。

嗯,沒錯,是這個味道,熟悉到鼻頭喉嚨瞬間酸緊起來

靠近學校外圍的那條街,我們叫它「早餐街」。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壁虎》壹通(張經宏) 2009/10/25 中國時報06/人間新舞台


  聽見隔壁床上有身體移動,棉被嘁嘁搓搓的聲音,好像要起來拿什麼東西,用日曆紙背面抄寫韓文歌詞的阿和坐直身體,轉頭過仔細聽。最近壁虎不知怎地又多又兇,唧唧啾啾叫個不停,是冬天哩。他走到隔壁,躺在床上的阿嬤一隻手擱在頰邊抓癢,好像有東西從臉上爬過。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Terrorist恐怖份子-第30屆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評審獎

張家魯

 

 

 煩於 2007 年 7 月10 日前將

 善款新台幣 貳佰萬 元整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手機小說 陳栢青 (2007/10/02)


  我想起曾讀過的小說中某個時代之氛圍如黑白電影畫面,裡頭人們打電報白紙黑字寥寥不過就是「母病。速回。」,四個字加標點共佔六格,卻可以左右之後半部小說情節。相較於此,我五姨花費四小時不止,好不容易說服我媽,我阿嬤真的病了不知道能不能撐過今歲生日,希望一家子能回去聚一聚,偏我爸不信,他用鼻子哼氣說,他死了他媽的他媽都還不會死咧!似乎他媽我阿嬤的命比我老爸的脾氣還硬,後來便只我與老媽像片倒旋的落葉似沿著山路陀螺繞轉,要回去看阿嬤。

   林國琦電話裡問我,來不來得及趕回看日劇《DEEP LOVE》大結局,我說端看我阿嬤來不來得及死決定,林國琦便不敢再問了,倒是很義氣用手機JAVA附加檔案方式,傳了日劇原著小說給我,大螢幕看不到讓我也能藉小螢幕過過癮。我沒有手機只好借我老媽的,邊按手機鍵達達達便告訴我媽,日本興起一股手機小說熱,探源溯本老祖宗就是這部《DEEP LOVE》!手機小說的魅力便在一個章節就一則簡訊長短,換算成中文只七十字有餘,這樣說來,「LOVE」這麼「DEEP」還能用七十字說完,真讓人佩服想快點看到結局。

  結局怎樣我還沒看到,倒是先看到手機中老爸傳來的簡訊,也不是我故意要看的,偏偏我媽手機簡訊匣比我家垃圾桶還亂,一點基礎分類都沒有,沒來由就點進老爸傳來的簡訊裡頭,「秀鈿,」老爸寫著,「媽可能又是鬧情緒跟本沒病我在家等你消息去去就回勿耽擱又素貞之事勿想太多只是同事關係斷無其他情事別犯多疑蓋一切以家以孩子為重甚念之」用詞遣字直比古人書信尺牘,最像的部分莫過於連標點都不加,莫非是考驗我媽句讀能力?大概是因為一通簡訊便只能七十字,只好省下標點字粘著字,我且好奇簡訊裡素貞是誰,老媽真的是為了阿嬤生病才回去或因為其他,想著想著車搖字晃犯頭暈,老媽又問我看什麼,我便回「DEEP LOVE」囉。

  一如我爸所料阿嬤看起來只是老還不到死,至少表面上看不出來,她側臥沙發床上,泰國臥佛垂眼閉目,像手機裡的符號「/」,將後頭負手立著的大伯母二伯母三嬸五姨全隔了開。阿嬤對我招了招手,摟我入懷且曰阿孫耶乖喔回來看阿嬤,阿嬤這麼老了都快死囉你都不知道。我心裡想我知道好久了你說好幾次了,但沒有一次真的映證。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匈牙利小小說大師-厄爾凱尼·伊斯特萬

匈牙利當代作家,歐美乃至世界極短篇小說大師。 曾是化學工程師,當過兵。喜用荒誕手法來反映匈牙利的現實生活,啟迪人們思索。

極短篇小說應做到“作者方面使用最少的文字,讀者方面得到最多的訊息”。


線上閱讀厄爾凱尼·伊斯特萬<一分鐘小說>

文十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